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占元的博客

让生活洒满阳光(原创空间,谢绝转载、引用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落霞》  

2014-09-04 00:32:40|  分类: 散文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落霞》 - 1261334149 - 王占元的博客
      
《落霞》
——(写给曾经的二师九团四营的岁月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占元

      落日把天际烧的通红,谁能说那不是生命燃烧的色彩哪?。七十年代北方农村的伴晚就是这样。收工后的人们急忙洗漱完毕,吃完饭,便三三两两的,或唤上同伴;在本村;或骑上自行车,走出六七里地去邻村;或农场连队看电影。那时的农村文化生活确实匮乏。收入也少,买本书,看场电影真的成了人们的奢侈事情。不过这风俗的改变,与农场的建立和知青的到来不无关系。地处边远的农村,信息闭塞,学会织毛衣,知道了外面的世界,那都是那些转业官兵和知青到来以后的事了。当地的小青年也学着他们的样子,剪成”五号头“,梳上苏联女人的大辫子。衣服的样式也由带大襟的花布上衣,改成了列宁装,绿军装。裤子,也由锥型裤,改成直筒裤。后期,男孩还穿上了喇叭裤。处处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。
      十万转业官兵和知青的到来,带来的是文化的改变;风俗的改变。这变化是惊人的。也正如一位诗人形容的那样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的比喻来得恰当不过了。这变化来得突然,人们无暇思索。他们瞪起惊奇的眼睛,看着人们世代无能为力开垦的荒原在这些人的手里,奇迹般变幻出无边的麦浪,金灿灿的大豆在晒场堆得像山一样。看着他们唱着愉快的歌声去劳动。他们象鸟一样展翅着蓝天一样的爱情;他们也展示着江南与天府之国女子的温婉与美丽。这些都让他们感动和不解。于是就有一些大胆的人,偷偷地来到那些烧的烫手的一个个怪物面前,这摸摸;那看看。一呼它一声吼起,把人吓得撒开脚丫子尥出老远。这些都是那黑松平原上个世纪发生的故事,并不遥远却也依稀着真切,回忆起来似乎还能闻到新开垦的土地,满是黄瓜香样清新的气息。
      北方的电影一如南方古老的社戏。在那落霞即将燃尽的伴晚,人们在露天用四根木头绑上一个支架,支上一块白布,或在一面墙上钉上两个大的钉子。把白布挂上去就成了荧幕。一家家大人小孩带上凳子,或就近在各地方围城一圈站着。看着那来自远方似懂非懂的一个个新奇。一般都是先放纪录片,然后是一步苏联电影。或抗战故事片,朝鲜战争片。记得最深的是《地道战》《苦菜花》《列宁在一九一八》《烈火中的青春》。七几年,又增加了《野麦岭》《大篷车》等。看电影的也是青年男女另一个谈情说爱的好去处。那时,人们的内心还很拘束,心中自有爱慕的男女也不好和大人去说。如果有那胆大的率先有了突破,也必召来那羡慕嫉妒恨的一通流言蜚语,让人抬不起头。但流言总归是流言,敢于主动挑战的却也一日日增多。这就像筑城,城筑的在高,也防不住有人惦记。这里,钱钟书写的《围城》描绘的在真实不过了。于是各家的父母便也很怕自家的找不到好的,便也公开半公开的鼓励着孩子主动出击了。于是这乡村的夜晚从来都是异常的火爆,并也似这落霞样,暖暖的,满是温情。
  然这北方的乡村也并不总满是这样充满着浪漫。辽阔苍莽的原野,黝黑的森林,危机四伏的湿地。到了耕种季节,天空虽也是暖暖的阳光,但在五几年、六几年、七几年生产力还不是十分发达的北方,春播时早晚的天气还是很凉的。上一年秋季整过的土地,到了春季也就只化了能有三寸深吧。小麦是要播在冻土上的。站在播种机上顶着拖拉机扬起的多高的尘土,穿着棉袄还冻得嘴唇发紫。夏锄时节那就更遭罪了。为了抢进度,人们两点钟就吃完饭,三点钟下地,晚上到家天就已经完全黑了。当时还不时兴用农药。全凭一垄一垄的去铲地。垄长的两千多米。胳膊上、脸上、脖子上被阳光晒坏的皮一层层脱落。一出汗,真的向羊揦子蛰的那样疼。特别是还有始终围在你身边转悠的蚊虫小咬,你的脸上、胳膊上、只要是赤裸的部分,那一定是要被咬出无数的大包,被咬过的地方又痒又疼。而进入八月,就是小麦收割的时节,那时是机械加上人工进行收割小麦。割小麦,当地的人能割十个十一个苗眼,这些知青们就苦了,能干的也就是四到六个苗眼。有的也就是两个苗眼。有的人累的实在是受不了,累的坐在地里直哭。也只有进入秋季大田收割的季节还稍微好一些。收割玉米不用哈很大的腰。收大豆还是很累的。但是拉地就轻松多了。可以坐着车,走出去二三十里地。因为年轻,累了,在来回的道上也就休息过来了。进入冬季,还要在雪地里剥玉米。年后的正月还要拿上大镐刨粪积肥。总之,一年四季那是没有闲着的时候。不过那时的人们不管怎样劳累,人们的心情总是那样激情向上的。生活的也简单,精神也比较纯粹。在加上人们心中都有着建设祖国,改造河山的那么一股子热情。总之,人们还是想着法子把日子过的很充实。
       当时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口号是“人定胜天”。要从当下崇尚科学的角度看,尊重科学,尊重自然,从这个角度看问题,应该是我们尊崇的认识世界的态度。但同样的问题,放在当时那样恶劣的生产环境来讲。我们改造世界也确实应该有着这样子一股子“人定胜天:的豪情。也就是当时的人们因了这股子热情与豪迈,从而,也让开发《蜿蜒河》的壮举,成为了人们永远的记忆。这样庞大的工程,放在当时这个只有十万人的小县的生产力与生产条件来看。这工程,真的堪比《红旗渠》一样伟大。我当时因为太小的原因,有些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。隐隐的到那里去时,看到人们只能是肩扛车推。那时是没有像推土机这样的设备的。在历经三年的时间里,全县人们硬是用这样原始的办法,让一百八十三华里人工湿地排涝改造工程为全县人们造福至今。这浩大也具有标志性的工程,今天已经成了这里农副产品走出去,含金量颇高的一张名片。同时,他也让无数人把青春与热血,洒在了这莽莽青山碧水中。由此,也让这些转业官兵和知青们心中,又倍添了一缕浓浓的乡愁。
        当时的社会环境,干部和群众的概念是不太那样分得清的。各级干部也是要每天与大家一样参加劳动。并且还要想尽办法,尽可能的改善一下大家的伙食。还有在地头小憩的时候搞一下即兴节目。虽然由于当时的机械化程度还不是很高的原因,人们的劳动强度很大。一年下来,没有个好身板,那是真的坚持不下来的。好在进入十二月末到年前的这段时间,人们还是有难得的冬闲时间的。到其他连队或村里看看朋友。大家围坐在炕上,侃侃大山,聊一聊最近发生的乐事或者自己关心的事情。当地人们的孩子也早已和这些外来的知青们打成一片。人们也都有了自己要好的朋友。看着这些孩子不能回家,老乡们这时就都纷纷把他们请到家里,安排上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饭菜来招待自己的朋友。偶尔也有那喜好开个玩笑的人,搞些善意的恶作剧。但这只局限于自己非常要好的朋友了。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四连的北京青年小鲍。多年后,我还留着他给我编的鸟笼。那个像大姐姐一样呵护着我,使我这个难得在那个年代就得到学前教育熏染的上海青年雪菊。老家是四川,朝鲜战争结束后转业来到这里的,父亲最要好的朋友,因为过度劳累,有资格能够盖上党旗,英年早逝的三十三连指导员袁志高。我读过的第一部历史纪实小说《永宁碑》,就是在他那里读到的。我也只有从这时开始,才对这片土地的历史、人文和民族的兴衰史,有了最初的认识。这些都在我的记忆中,留下了深深地烙印。
        那时的日子虽然苦些,但人们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培养起来的乐观精神也是不缺乏的。比如北方农村的春节,也是很有生机和乐趣。各村和各连队比着搞伙食排节目。我记得三连的用烤炉烤出的馒头那是最好吃的。排节目就要属营部直属队排的最好。排好了先要在本连队或村里演。然后,互相到对方的连队或村里进行慰问交流。这个传统一直坚持到了知青返城后的很多年。当时看节目,在人们的心里是比现在的春晚还好的。因为演的是我们自己的生活,说的也是我们自己的故事。北方乡村的社会,也在这一茬茬知青的来去中,悄无声息的在变迁。这里人们的精神面貌,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。 
北方农村的再次变迁,也源于恢复高考和知青返城时开始在这一喜一忧中,每个人都有一本写不完的书。八二年,我读收获杂志刊载的《雪落黄河静无声》这篇小说时。那书中描绘的每一个人物,仔细想来,真的就像我身边发生的一样。想那时对我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。记得有位叫雪琴的老师,她是来自浙江的知青。因为不适应这里的严寒,二十几岁便卧床不起。不得不被组织送回了老家。还有一些知青在当地成了家。为了返城,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。他们(她们)内心的痛苦又有多少人还记得那。北大荒,这个即长草又长粮的地方,我因我的童年能与他们(她们)一起成长而心存感激。不论是那个当了大官的那个书生气两口子的邻居,还是每天抱我哄着我玩的回到垦区的老师,还是把滑冰和其他竞技体育项目在这里推广,在上了大学后,回到浙江发了财的老板。还是那几个成了县级父母官我父母的朋友。但令我今天也无法想象的是,他们(她们)好像都很有成就。我们这里也源于沾了这些官兵和知青的光,受他们(她们)的影响与带动,当地的子弟从此,小有成就的那就要成批而论了。当然,对知青下乡这件事批评的例子也很多。我想这些放在个人身上,牺牲还是蛮大的。但放在另一个角度看,他却也承载了社会的进步。也因了这艰苦的经历,也成就了他们(她们)成为了今天社会的脊梁。
      这落霞般殷红的情,也书写着对这黑土地的牵挂。那一个个蹒跚的脚步,一次次重新踏上这黑土地;那一缕缕斑白的发丝,每一根,无不是对这般泥土的相思;那一行行婆娑的泪眼,多少次回望着往夕的流年。在这落霞烧红了的天际,也多少次让那心儿这般柔软。
《落霞》 - 1261334149 - 王占元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